2019年3月30日

给不安的灵魂,和不该被社会化的孩子

作者 逍遥子

给不安的灵魂,和不该被社会化的孩子:
不安的灵魂有很多种可能的表现方式:在自己的向往和现实的压力下困惑或痛苦而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明知道自己跟别人向往的是不同的价值和世界,却又怕别人异样的眼光或歧视的眼光,更怕被家人误以为是逃避、消极、不务正业;对自己的从众行为(或对现实妥协)感到屈辱、羞耻、不快或罪恶感;当自己的表现不如自己的期待时对自己感到失望、羞愧或痛苦,etc。其实,有些人天生就注定不该从众,他们注定会跟别人不同——不是更优秀,也不是更低能,单单纯纯地就是不同;如果不让他们保持跟群众的不同,他们会不快乐,会痛苦,会生病(忧郁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或精神分裂),会自杀。这不是我胡说的,是一位波兰心理学家兼精神病学家 Kazimierz Dąbrowski 说的。他的人格发展理论如此吸引我,远超过弗罗伊德、佛洛姆、Carl Roger、马斯洛,甚至还超过我一直很喜欢的 Viktor Frankl——虽然我对这些人的认识都相当仰赖二手传播。

一、粗略的简介
我目前正在构思与写作新书,无法写专文介绍 Kazimierz Dąbrowski 甚具包容性的人格成长理论:「正向不统整理论(Theory of Positive Disintegration,英语世界共享的缩写是 TPD)」。最简单的说法是:他认为过去被心理学界与精神分析学界视为负面情绪的焦虑、自厌、忧郁等情绪其实是一种「悲剧性的礼物」,有这些体验的人往往比别人更有机会(且更需要)发展出成熟而高度发展的自我(自我完成),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引导与支持却会生病(忧郁症、精神官能症)或自杀。当这些人遭遇到自我跟社会期待冲突时,他们天生的特质使他们无法对社会期待妥协,只能靠着发展出成熟的自我而超越社会的期待与冲突,变成一个具有独立价值体系且又能跟社会和谐共处的「成熟自我」(但每一个成熟个体都不一样,如同 individuality 这个词所预示的)和谐共处表示在价值不同时有足够的自信去坚持自己的内在价值,且能够在外在表现上自主地避免跟社会冲突(譬如自己不爱财,也不会因收入较低而没自信或自卑,更不会因他人的鄙视而情绪不平,会一笑置之而不去搭理)。 这些人的特质往往是天生的,而发展过程则需要有后天的学习和资源加入。他们的这种特质越强,越有机会发展出跟社会期待明显不同的自我,而且也越无法忍受被压抑而不能活出自我。但是在我的成长经验里,这样的孩子却往往被贴上负面的标签,包括「自我中心」、「反社会倾向」、「不合群」、「耽溺于自我」、「消极」、「低成就」(虽然们往往是高智商)、「臭屁」、「自以为是」、「理想主义」、「洁癖」等。而且,他们经常被误诊为「适应不良而生病」。Kazimierz Dąbrowski 创办了波兰第一家精神机构,一生都在照顾精神病人,他发现许多精神病人有高智商与高度自我发展的需要,而警觉到这些人的禀赋是「上帝的礼物」,他们不是病人;他们需要的不是治疗、矫正或社会化,而是超越社会的一般性(自私自利,苟且,价值冲突与矛盾而不自知,也不去试图统合,etc),以便完成自己无法抗拒的独特性(统整出属于自己的价值体系,以便让自己可以通过这价值体系安适地跟社会互动,甚至在自我超越中获得比社会的一切承诺更高的满足)。

二、中文的文件
Kazimierz Dąbrowski 的「正向不统整理论(TPD)」原本是一个人格成长理论,但兼具解释「资优」儿童情绪困扰的能力(所谓的「资优」主要是指高 EQ,而非高 IQ,但是实证上却发现往往也适用于高 IQ 儿童),因而被美加学者应用在资优儿童的研究,反而它在人格成长理论的原初发展目的却被忽略。 加拿大精神科医师 W. Tillier 在 Kazimierz Dąbrowski 指导下完成硕士论文,他对于资优学术界以过分狭隘的视野去理解和应用「正向不统整理论(TPD)」颇感忧心,因此建立起一个专属的英文网站想要突破这困境。可惜的是,目前两岸网络上的中文文件都还是从资优教育体系的观点在吸收含传播「正向不统整理论(TPD)」。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主任訾非的「Dabrowski 的人格发展理论及其对超常教育的启示」专业性够,但是视野局限在资优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