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8日

经济学界一颗不大不小的炸弹

作者 逍遥子

经济学界一颗不大不小的炸弹:
当经济系博士生最爽的是什么?你原本只是为了交作业而核算一篇经济学经典论文里的数据,却不小心发现这论文中有一个数据汇整时的小小错误(error),而这个错误却误导全球经济决策达两年之久,甚至可能害死欧美国家许多中低收入户,差点还要再害死更多人,然后你把这个发现告诉老师,他们确认无误后跟你一起发表了一篇论文,指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两大经济学者把全球经济带向错误的方向。话题之所以这么热门是因为它攸关目前欧美最棘手的经济问题:可不可以继续举债来救经济?还是要紧缩政府开支而让仰赖政府福利的人变成经济窘境的受害者他们都担任过国际货币基金会的资深位置,也都在哈佛当过系主任。更重要的是他们在2010年出版的一篇论文 Growth in a Time of Debt 被经济学界视为颠扑不破地证明了「国债绝不可以超过90%,否则GDP成长率会便成负的。」在2008年的金融风暴之后,这篇论文几乎变成美国与欧陆的经济决策基准,G 20也准备跟进,设定国债上限他即将修完毕修学分开始他的博士论文研究。

Thomas Herndon 发现 Growth in a Time of Debt 的一个表格数据有问题,漏掉了几个国家的数据。当他和两位指导教授把这几个被漏掉的数据加进去之后,「90%上限」的神秘极限消失了,即使是国债超过90%的国家GDP成长率仍有+2.尤其欧陆国家现在变成可以考虑要不要让国债继续在短期内上升,而不见得非得要硬生生地在青年失业高达40%~50%的情况下去砍政府社福预算。

铁律目前恢复仅仅只是「可能为真的假设,尚待进一步验证」。问题是:台湾人和经济政策的名嘴、评论家与决策者是否知道「国债上升将导致GDP下降」这个铁律已不再是铁律,而变成有待进一步查证的假说?我 Google 一下「90% debt growth」,跑出一大堆结果,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议题在全球疯狂发烧的程度。我又 Google 一下「国债 哈佛 90」,跑出好几篇简体字的文章,包括Michael Ash 和 Robert Pollin 在英国《金融时报》那篇评论的全文翻译。台湾的网站呢?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有一篇「科技新报」网站的文章「被牺牲掉的经济 来自 Excel 的计算错误两岸 PK,我们真的比较没有国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