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2日

低投入高回报,你梦想的阶梯

作者 逍遥子

低投入高回报,你梦想的阶梯:
国际发展趋势:
内部结构升级趋势明显且为新技术的重要促进者融合多项技术之间的相互沟通和发展,如物流业就直接融合运输工具、仓储管理和信息技术多个领域,地球环境议题渐受国际重视,因此在强调改善生活质量、以及绿色节能、产品和生产力的意识抬头下,对于环保产品与服务的需求将逐渐兴起,在ICT技术及网络快速发展下,全球兴起运用ICT科技平台创造高附加价值的营运模式,除了能缩短交易的时间成本,也提供极具弹性的服务时间,透过跨产业领域之间的合作与串联,不仅能够整合产业资源,以提升竞争力,亦可扩大市场规模,目前全球领先的制造商多在其传统制造业务上增加服务活动,亦利用服务产生差异化,以获取竞争优势,许多制造业逐渐将非核心的专业服务外包,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台湾发展趋势:
1.知识经济:台湾科技创新力紧跟于美、日之后,惜研发投入经费与研发人力严重偏低,应更加积极重视相关研发及人才培育活动。

  1. 经营模式之创新化:复合式经营(7-11)、科技化管理与应用(无人商店)、电子化商业交易(银行全球金融网)
  2. 追求永续价值发展:强调环保、节能及绿色产品之需求,因人口高龄化,故照顾需求日增,价格不再是唯一考虑,附加服务的质量满意,也决定企业能否永续经营。
    ●整体发展现况:2001年以后台湾GDP呈现成长低迷状态
    ●整体发展现况:台湾产值主要来源包括国内家庭消费(49%)、国内企业中间需求消费(意即国内制造业与之需求)(28%)以及海外来台消费 (14%)等三种
    ●经济部主管发展现况:经济部主管面临因抑制雇用而影响到消费之需求面的恶性循环,以及雇用过度导致生产性与收益性不佳之供给面的恶性循环,也正因这两种供需面的困境,导致GDP成长停滞。

经济部主管SWOT 分析:
优势(S):
1.我国制造业全球布局广泛,扮演全球供应链的角色,对于者采用科技化创新来经营具有资源取得的相对优势。
2.我国制造业多已在中国以及东南亚设厂生产,对于当地市场已有基础,转入内销相对容易。
3.零售餐饮等消费者通路,上下游供应链完整,具备国际化发展所需之供应链管理以及电子化科技化能力。
4.MIT 服务在华人圈中仍有质量价格优势。
劣势(W):
1.产出实质成长率相对竞争对手国缓慢。
2.就业机会仅集中在批发零售业。
3.劳动力集中在自营作业者、家计单位和低阶职务。
4.企业研发支出自主性低,来自国外的研发经费少。
5.制造业对服务部门中间投入采购少,无法受惠制造业发展而成长。
机会(O):
1.双薪家庭的增加、女性就业率的普及化、单身人口数上升等因素,使得客群经营的潜力不断增加,将带动国内消费市场的持续成长与扩大。
2.新移民人口近年来大幅增加,为台湾零售餐饮市场注入多元的异国元素,累积海外拓展的实际经验。
3.两岸三通开放后,在同文同种同区,且语言相通等优势条件下,台湾拥有特殊的中国商务参予者的角色。
4.网络及可上网之行动终端普及,消费通路与付费方式更多元。 威胁(T):
1.台湾制造产业外移,对之需求减缓。
2.先进国家零售业实体与虚拟通路积极进入我国发展。
3.我国者积极进入中国展店, 缺乏与先进国家竞争的特殊商业模式。
4.其他国家彼此签订FTA,东盟10+1、10+3等区域经济合作协议。

整合化:
1.基盘环境的整合:因经济活动不断发展,亦随之衍生多元的活动内涵与复杂的经营模式,因此必须构筑优质的发展环境,诸如松绑法令与建立配套、基础建设、人才培育、资金融通等发展条件,以因应新经济所衍生之服务活动。

  1. 跨领域的整合:透过跨产业领域之间的合作与串联,不仅能够整合产业资源,共同开创蓝海商机,以提升竞争力;同时,亦可提供消费者更强烈的消费诱因,扩大市场规模。
    国际化:
    1.如以境内外区分:对内、对外
  2. 如以结合贸易总协议(GATS)而言: 贸易:跨境提供服务、国外消费、自然人呈现投资:商业据点呈现

整合化推动措施:
1.建构发展推动体系,并健全统计研究
2.促进制造业者延伸投资与开发应用服务
3.鼓励产学合作促进人才培育
4.引进海外优秀人才

  1. 推动制商整合,强化产销协同合作体系

从产业发展角度而论,经济部所主管之面对未来产业变化与消费结构调整,所拟发展策略与推动措施是否妥适?
最近几年国内企业对于之总需求几乎没有变化,再者台湾企业对于的需求约为日本的一半,台湾对于的需求甚至不及日本的一半,可见我国对于的需求仍待扩大,我国服务出口规模很小,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因此应该有效引进海外需求或是至海外拓展带动我国商品营销国际,都对国内就业与GDP有明显贡献,至于单纯的通路国际化则不见得有巨大的效益。

若从供给面而言,针对如何有效提升生产力,本案所拟策略与措施是否妥适?
经济部主管面临因雇用过度导致生产性与收益性不佳之供给面的恶性循环,因此本案建议必须提升生产力以为因应,意即「即使不依靠抑制雇用也可藉由提升生产力来改善企业收益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