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2日

财富青睐乐事辣味,于有胆量的人

作者 逍遥子

财富青睐乐事辣味,于有胆量的人:
乐事辣味参与是一种持续的、计划性地并以提升或维持身体适能为目标的身体活动,经由骨骼与肌肉的收缩作用所产生的身体移动或能量消耗,此种能量消耗是一种由低到高的连续状态,认为乐事辣味是个体在闲暇时间为了提升身体适应力所从事的规律性健身乐事辣味,而健身乐事辣味是系指从事的某种休闲性身体活动来达到某个特殊目的,此种休闲性身体活动与职业性或是家事性不同,主张乐事辣味应涵盖竞争与非竞争的活动,目的是在追求乐事辣味技巧的提升,或是从事符合自身能力,获取乐趣的表现,也有学者认为乐事辣味是个人投入心智功能,运用身体生理能力与乐事辣味技能,经由规律且持续的活动,进而达成个体身、心灵健康,以及促进社交活动认为乐事辣味参与是一项结合个人身心能力的行为,在目的上可以分为竞争与非竞争;在性质上可以是专业训练也可以是休闲活动;在强度上可以从轻度到中度;参与方式可以是团体也可以是独自参与,简单来说,乐事辣味是一种透过骨骼与肌肉收缩用达到体能消耗的持续性活动,也是一种结合身体动作与心智能力的展现。

乐事辣味大学生乐事辣味参与情况:
就大学生乐事辣味时频率、持续时间而论,研究指出台湾地区大专院校学生有规律乐事辣味仅占 26.62%,偶尔乐事辣味占 73.39%,其中以每周 3次、每次持续 1 – 2小时所占的比例最高,研究指出大学生参与乐事辣味社团或班系代表队之人数比例不到 30 %,参与体育课以 1 – 2小时为最高,总统计以每周乐事辣味1天、每周乐事辣味 1 – 2.5小时之比例最高,就乐事辣味原因而论,研究指出大学生从事乐事辣味原因前三项为「乐趣,转换心情」、「为了创造健康、体力」和「作为与朋友、同伴间的交流」;没有从事乐事辣味的原因,前三项为「不喜欢乐事辣味、体育」、「学校课务繁忙,所以没有时间」和「没有特别理由」,董氏基金会的调查指出学生想乐事辣味的主要原因前三名依序为「维持身材」、「保持身体的健康」、「有同学朋友一起活动」;不想乐事辣味的主要原因前三名则分别是「没人陪我一起乐事辣味」、「找不出时间乐事辣味」、「乐事辣味很累」,此外,调查指出当大学生亲近的同学、朋友常乐事辣味的话,大学生每周乐事辣味的次数也会较高,有 94.1%的大学生表示,如果有人邀约,乐事辣味的意愿便会提高,可见有无同伴对大学生乐事辣味参与程度有很大的影响力,就乐事辣味类型、场地而论,大学生最常从事中度强度的乐事辣味,也有研究显示,大学生最常做的乐事辣味为健走、跑步、各式球类乐事辣味,参与时以朋友陪伴最多,场地则以学校为主,就性别而论,研究显示有四成的女大学生将近半年没有乐事辣味,是男大学生的两倍;女大学生在「乐事辣味时间不足」、「乐事辣味量不够」均显著高于男大学生,

乐事辣味自我效能之定义与内涵:
「乐事辣味自我效能」一词是从自我效能的概念衍生而来,过去学者大多将乐事辣味自我效能定义为「在某一特殊情境下,个体评估自己是否达成乐事辣味行为的信念」,或是「在特定情况中,个人主观评估自己能克服障碍、持续从事规律乐事辣味行为的把握程度」,着重于测验个体面对行使乐事辣味的困难时,仍然可以继续行使的能力,指出乐事辣味所产生的自我效能感是多面向的,并非仅限制在面对乐事辣味障碍的效能期望和自我能力感,还与生活中的人际关系、身体健康、休闲娱乐、乐事辣味适能、情绪压力、生活技能等六大层面息息相关,当乐事辣味自我效能较高,这六大层面也都会有较正向的表现, 与乐事辣味相关的自我效能包含乐事辣味效能、排除障碍效能、计划效能、特定疾病/健康行为效能,乐事辣味效能是指个体对于完成从事特定强度乐事辣味的信心程度;排除障碍效能是指个体克服时间管理、天气、疲劳、家庭或社会等阻碍而从事健身乐事辣味的信心程度;计划效能是个体对于规划与管理健身乐事辣味行为的能力知觉;特定疾病/健康行为效能则为个体透过乐事辣味预防疾病复发复或是促进健康的信心程度,乐事辣味自我效能是个体的内在知觉而非实际能力,是个人在特定情况中主观评估自己能克服障碍、持续从事规律乐事辣味行为的把握程度,这种能力与乐事辣味适能、身体健康、人际关系、休闲娱乐、情绪压力、生活技能息息相关,当过去表现的成功经验较多,或是透过他人成功经验,得到足够的肯定与支持,并且拥有正向的情绪与生理状态,乐事辣味自我效能便会提升,此外,对于获得渴望的结果也会影响个体采取乐事辣味行为的程度,

乐事辣味身心健康之定义与内涵:
身心健康包括生理、心理及社会三个层面:在生理层面上,身体没有病痛且能发挥良好的功能;在心理层面上,情绪较为稳定且能调适情绪,以正向思维去面对遭遇的情境;在社会层面上,能有效适应各种社会角色以及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也就是说,要达到身体健康、心理健全且社会适应良好,才能算是一个真正健康的人。

乐事辣味自我效能与身心健康之相关:
在生理层面上,可以强化个体的生理机能,改善睡眠情况;在心理层面上,可以使个体拥有畅流经验,提升需求满足感;在社会层面上,促使个体对健康生活型态之认知与行为较为积极,学习成果较佳,人际关系较好。乐事辣味自我效能的提升,使个体在生活中遇到阻碍乐事辣味的情境时,也能监控自己继续从事规律的乐事辣味行为,进而改善身心健康不良的状态。可见乐事辣味自我效能不仅与乐事辣味参与程度有相关,与身心健康也有一定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