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4日

什么叫「进步的社会」?

作者 逍遥子

什么叫「进步的社会」?
左边这一张照片出自联合报的一则新闻「40企业老板 响应刷马桶」,照片里的人物都是大老板,从右起依序是阿瘦皮鞋董事长罗荣岳、全联实业董事长林敏雄与台湾美化协会理事长徐重仁。他们在 4/21 这个礼拜天特地到阳明山小学带头清扫厕所,一方面是希望台湾的年轻人懂得「成功从弯腰做起」,不要好高鹜远,不肯吃苦;一方面是希望通过公益活动传递美好的感觉。据说,当天很多大官和大老板都「穿着短袖短裤,赤脚徒手力行清扫任务。」据说,徐重仁还表示「要找对方法做事」。

其实这是一件好事,应该对所有参与者先鼓掌肯定。但是,他们有没有「找对方法做事」?仔细看看左边这一张照片,你有没有发现怪异、不合理的地方?看到没?左边的照片里真的大家都穿短裤和拖鞋耶,穿拖鞋扫厕所有什么问题?假如你不认为这样子有问题,看看下面这两张照片,再跟上面的照片两相比较,你有没有看出哪里有问题?

左边这两张照片取自英国一家专业清扫厕所的公司的网站,你可以看到人家有全套制服、手套、方便的工具和口罩、眼罩、帽子。如果你去这一家公司应征清洁员的工作,你上下班可以穿自己最喜欢的服装,到了公司换上制服,清扫厕所省力而有效,也不用怕弄脏衣服,不会因为臭味而痛苦;做完工作脱下制服,换上最时髦的打扮回家。喔!刚刚穿的那一套臭得要死的制服呢?公司会统一拿去洗,不需劳你费心。

这叫「有尊严的工作」。在机器人会打扫厕所之前,每一个社会都需要有人扫厕所。进步的社会里老板会给员工合适的穿著、配件和工具,减轻他们工作场所的不快,让员工觉得老板在乎他的感受,让员工觉得自己在老板和客户心目中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而不是竞争不过别人只好低声下气地做低贱的工作──就像图片中英国扫厕所的工人。不进步的社会里,老板会叫员工用刻苦的态度忍受工作上的各种痛苦,让他们跟祖父辈一样穿着短裤和拖鞋去清扫厕所,而且希望员工以此自豪,觉得很光荣。

当台湾的老板和媒体嘴骂年轻人不肯吃苦时,我总是傻眼!假如要我孙子跟我祖父一样地吃苦,那人类社会的「进步」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祖父穷,死的时候没留下任何东西,甚至还没过世就因病无法工作,由我爸在十五岁那年扛起全家的生计。我爸一辈子省吃俭用,赚的钱几乎都留给我们兄弟。我也省吃俭用,准备把爸爸留给我的都留给子女,再把我勤俭省下来的一起留给他们。我们两代这么辛苦,为的是什么?为了让孩子免除没意义的痛苦和劳务,把心力和时间尽量用来做有意义的事。

我的专业科目叫自动控制,我们开的科目有一门叫「servo mechanism」,意思就是「机器仆人」(machine servant),它的目的是让人免除没必要的劳务。 我们每一代努力的目标之一就是让下一代可以尽量免除没必要的痛苦和劳务,把时间与精力用来做有意义的事,而媒体和大老板们却骂年轻人不肯吃苦。这些人到底以为「社会进步」的目的是什么?机器还没办法完全取代人类,为了节能不该过分追求自动化,而且也不该轻贱劳动力的意义和价值。所以,每一个社会都还是有工匠,也不该轻视木匠。

但是,既然你看得起他,就不要折磨他。在欧洲,工匠带口罩来避免吸入木屑、粉尘,戴耳罩减少噪音,带眼罩避免木屑、粉尘跑进眼睛或伤害眼睛。给他合适的配备,让他用更愉快,更少痛苦的方式做你祖父做过的事,这叫做「进步的社会」。不只这样,政府还立法,要求老板一律要照规定善待劳工,给予合适的配备和尊严。

在台湾呢?三十年前是左边照片里那样备尝艰苦的工作环境,现在呢?还是差不了多少,就像右边那张照片!不只这样,政府还反对修订法令来保障劳工的劳动条件,整天叫御用的经济学者恐吓我们:你们不用核电就会变穷,不忍受剥削与苛刻的劳动条件就要失业。

面对这群无能的官员和学者,很多人都会忍不住要骂什么叫「进步的社会」?就是让每一代的人在做同一种工作的时候愈来愈少痛苦和不快!什么叫落伍的社会?就是让孙子忍受跟祖父那一代一样的痛苦,却还要他们自以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