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2日

从鸿海的崛起与战国策看台湾的产业与学术发展策略

作者 逍遥子

从鸿海的崛起与战国策看台湾的产业与学术发展策略:
我只见过郭台铭一次,在1989年的一次经济部科专计划审查委员会,听他说起鸿海崛起的关键。在那之前不久,鸿海只不过是一个塑料射出成形厂,核心技术是金属冲压模具。郭董相信全球化下只有前三名有利可图,前十名有机会生存。因此他请国外顾问公司回答一个问题:如果他可以筹足一亿资金,该挑哪一个产业,才可以一开始就在资本额上挤进全球前十名,并且以金属冲压模具技术的优势向上攀升?顾问公司给他的答案是计算机产业的 cable connector。鸿海就往这方向走,一进去就是前十名,第二年挤进前五名,第三年挤进前三名。

台湾过去产业政策与科学政策的最大盲点就是:跟着美国走,没搞清楚人家是超重量级资本额,我们连轻绳量级资本额都够不上。跟着美国的跨国企业搞生物科技与奈微米科技,但是公司资本额比人家小千、万倍,怎么可能拼得过人家?我在台湾还很少有人研究奈米科技时就完成奈米级定位技术,并且发表在美国第一流的学术期刊上。但是一听说这项技术在 Applied Material(美国半导体设备公司)有一百多个博士共同研究(含相关精密定位平台、以及定位控制的软硬件),我就放弃了。

我从1989年回国后就企图把研究能量分成两等分:一半做无国界的纯学术研究,一半做提升国内产业技术的应用研究。我在剑桥的研究成果可以用在化工控制与造纸机控制,听说竹南有一家全亚洲最大的造纸机厂,征询他们的合作意愿,被回绝――他们的控制器全部从瑞典进口,而且没有大学以上的工程师可以配合我做研究。国外有用的技术,如果跟国内产业的技术层级脱节,在国内还是会变成没有用。

有一种三度空间的机构叫 Stewart 运动平台,可以当作最先进的五轴工具机使用,并被称为「21世纪的工具机」。但是它有两个问题:在某些特定姿态与位置的组合下会垮掉,切削金属时常会发生波浪纹的瑕疵。我从学术文献上发现这个机构的一些弱点,从而解开波浪纹成因之谜,最后并且发明一套设计流程,保证设计出来的机构永远不会垮掉,也不会产生波浪纹瑕疵。我这一系列研究成果迄今未发表,一直想给国内工具机业当全球竞争的关键技术。去问一位担任工具厂总经理的学长,他告诉我:全世界没有任何业者会相信台湾有能力领先全球产出最先进的五轴工具机,就像没人敢搭台湾人制造的喷射飞机。因此,我的技术对台湾工具机业没有任何价值,只能拿到国外去卖。无法跟台湾产业现实条件接轨的超先进技术,对台湾的产业没有价值。

历经一系列跟本土脱节的研究经验后,我重新调整研究方向。首先,学鸿海,利用台湾半导体产业代工的产业聚丛优势,锁定资本额能跟国外一拼的产业。我找到的是半导体产业的自动光学检验技术。我去日本参观好几次相关商展,利用教授的头衔跟他们的工程师讨论,发现:(1)东京帝大毕业的都在超级大厂工作,生产高精度、高单价的晶圆厂设备;(2)PCB板的检验技术层级较低,单价低,在日本属规模较小的厂,只能聘到日本的三流人才。我就开始投入这技术的研究,因为:(1)国内外产业规模相近,我自认为是一流人才,绝对打得过日本的三流人才(战国策最猛的应用:上驷直接对下驷)。我跟一个厂合作,发挥搜寻与分析既有文献的技巧,半年内就找到现成的关键学理;当年冬天又去日本看商展,几个日本大厂发展方向全错了(因为他们聘不起日本的一流人才)。两年后我协助这个国内大厂推出一台机器,次年打败垄断市场30年的全球最大厂,三年内(从无到有)变成世界第一。

说起来胜之不武:用一流人才打三流人才,加上远低于美日的成本优势,台湾团的胜算当然远大过输的机率。只有一个问题:这样的研究成果无法发表论文――能赚钱的技术是公司的秘密,谁愿意发表?假如台湾每一个中小企业跟一个大学研究团队长期合作,专门跟欧、美、日资本额相当的中小企业争市场,一定是十之八九会胜利――这些国外厂只能吸收到他们国内的三流人才,当然会输台湾的一流人才与成本优势;这些市场的利润与规模小到跨国企业不想吃,但是对台湾却利润与市场都够肥,何乐不为?

其实,利用台湾的一流人才,很容易可以把先进国的三流产业挤下去,占据他们的市场,提升自己的利润。Arthur D. Little 公司替台湾写的「The Opportunities for Taiwan in the Year of 2000」,主要地就是利用这个策略。但是现行的五年五百亿与正教授分级制却是施行这策略的最大阻碍!我提议发展医疗检验设备,很多人告诉我:不可能通得过美国的FDA认证。我跟他们说:锁定大陆与印度市场,就不用管 FDA。前一阵子发现大陆有一个大厂就在做这生意,扩张极迅速。我们的产业与研发策略一直脱不了「留美学生」的僵固视野,看不到属于台湾的众多机会。

大陆与印度是台湾的新大陆,假如行政院花钱请三个国际顾问公司研究最适合台湾进军这庞大市场的产业,再择其中三家都同意的项目,引导国内企业跟学、研单位一起发展,应该是很好打的一场仗吧?产业政策真的有那么困难吗?为与不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