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2日

台湾没有茉莉革命,因为我们有过劳死和烧炭自杀

作者 逍遥子

台湾没有茉莉革命,因为我们有过劳死和烧炭自杀:
很多人以为茉莉革命是为了反抗独裁,而台湾已经是民主社会,所以不会有茉莉革命。这是典型的胡乱归因,跟「腐肉生蛆」一样地不明究理,只要日子过得好,谁在乎是民主或独裁?蒋经国也是独裁,但当时有多少人巴望他长命百岁?阿根廷前总统裴隆(Juan Domingo Peron)在近乎独裁的9年执政期间彻底搞垮了阿根廷的经济,但是他任内胡乱调涨工资来讨好选民,所以被迫流亡海外期间照样深得民心,继任的总统都是他的人。

独裁不是问题,民不聊生才是问题。茉莉革命的地区都是长期以来粮价飙涨而工资不涨,以致于最低所得的广大群众无以维生,才会导致革命。过去十年来台湾的经济处境跟埃及等地颇有类似之处:所得最低的20%台湾人年所得完全没有提升,但通货持续膨胀,使得他们一直处于负储蓄。吃完储蓄而走投无路的人,理论上应该上街头抗议,但是台湾人太善良,他们没有上街头抗议,也没有人去革命,只是默默无言地烧炭自杀了。

「台湾总统」是天底下最好康的职务,因为台湾人太善良,太容易统治了。
经济政策无效时,老板会去剥削员工(超时上班不加薪、无薪假、没有福利制度的派遣员工),政府不但不管还会给老板减税。总统无能而搞到民不聊生时,缺钱的人会自己加班加到过劳死,连抗议的时间都没有;活不下去的会烧炭自杀,也不会有人去搞革命或组工会。

当总统真的很爽,有权无责。如果再白痴一点,死了多少人都看不出跟自己有何关连,那更是高枕无忧。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好?根据商业周刊的报导(「谁偷了我的血汗钱」),过去10年来台湾人的实质GDP成长了17.5%但薪资是却是4.3%的负成长。经济成长的果实被谁偷走了?2008年的GDP中47%给了受雇者当薪资,5%缴税,都远较日、美、法、英、德等主要国家低,而企业盈余却吃掉了GDP的48%,远较上述国家高。政府劫贫济富,把钱挪给了企业主,让受薪阶级为了温饱而被迫冒着过劳死的风险去加班,日子过不下去就烧炭。

2011年时,当过股王的聯发科税率仅4.2%,最爱台的奇美仅5%,半导体之父坐镇的台积电也仅9.6%,而其他产业的营业税则高达25%。这些赚钱较难的企业反而要缴较高的税赋,这不是在逼迫(或暗示、纵容)他们剥削员工的工时和薪水吗?政府偏袒高科技而罔顾中小企业,「劫贫济富」的政策不仅表现在租税减免,大学与工研究的研究成果主要受惠者也是高科技。因此,肥者愈肥而瘦者愈瘦。高科技早就自立有余还可以回馈社会,却继续享受政府的重复补贴;中小企业亟需政府挹注资源来升级,却被政府漠视而无力升级、转型。然后,为了怕这些中小企业倒闭而引起高失业率,政府就纵容他们压低工作条件(超时上班不加薪、无薪假、没有福利制度的派遣员工)。
经建会副主委胡仲英回答商业周刊的访问时说:中国制低价品充斥全球,国内产业升级与转型速度不够快,厂商只能压低生产成本来因应,因此勞工薪资十年无法调升。问题的关键根本在于「产业升级与转型速度不够快」!产业为何无法升级?因为:政府把资源给了不需要补贴的高科技产业,需要资源才可以升级的产业反而得不到补贴还必须要缴交较高的税赋;然后,为了怕这些中小企业倒闭,政府就纵容他们压低工作条件;在连锁效应下,给了其他企业一起压低工资与工作条件的机会;最后还被企业主勒索,降低税赋,然后反过来叫生活艰困的受薪阶级负担73%的所得税。

更呕的是,白痴的经济学者竟然上电视说:薪资反应劳动生产力,台湾人生产力低,本来就不该给高薪;公务人员的工作与生产力无关,调薪不会激励生产力,因此也不该调薪!这样无知的人竟然可以占着国立大学的正教授缺?台湾的服务业占就业人口的六成,创造了GDP的七成。表面上的数据跟英国很像,实质的意义南辕北辙。英国的服务业产值高,国际竞争力强,而创汇能力高;台湾的服务业过去被特权垄断而现在被法令与制度绑死,竞争力差,根本走不出国门。表面上她的产值也高达GDP的七成,其实是因为制造业的产值跟她一样低,大家都靠着剥削劳工在过活。(以上数据皆引自商业周刊「谁偷了我的血汗钱」,论述由本人生产与自负言责)

有这样的烂政府,台湾人为什么宁可过劳死、烧炭自杀,就是不肯上街去革命?因为我们已经政党轮替,找不到独裁者来算这帐! 2004年,为了痛恨国民党,我们把票投给了陈水扁;2018年,为了报复民进党,我们把票投给马英九。现在,民进党四大天王很可能都在想:为了报复无能的马英九,民进党2015年的候选人躺着干也可以当选蓝营、绿营只要操弄一下统独和省籍,就可以有超过30%的铁票。只要对手够烂,躺着干就可以当选,哪个候选人会在选前认真弄清楚台湾的问题,谁会去认真想对策?谁会去认真委派有能力加速产业升级的官员?谁会去委派有能力突破能源困境的官员?

马英九上任三年了,还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反核还是拥核,是反国光还是拥国光,整天拿着记事本到处「倾听民意」,好像国中小学生在准备要写报告、交作业。我们真要再选一个当选后才开始了解台湾问题,花三年还想不清政策的人吗?蔡小英的部落格上贴了一堆「政见」,虽然不好意思直接骂「垃圾」,真的让我为台大和伦敦政经学院感到丢脸:这种质量的「政见」,当作通识课的期末报告都还会被我当掉,怎么好意思贴到一个党主席的部落格上?苏贞昌的布落格停格在2011年三月,只有「初选参选声明」,我找不到相关政见。马英九的政见到底要去哪里找?我已经累了许多天还找不到! 政党轮替了,我们反而冤找不到头,债找不到主!还不如有个像格达费这样的独裁者,可以一路杀进他家去比较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