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0日

零和博弈什么意思_面对“月薪过万”的期待 大学生和用人单位不妨“双向奔赴”

作者 逍遥子

被拐儿童如何改名换姓办户口?这个问题必须回答 认证,出生医学证明,被拐卖,现行犯,社会人

认证,出生医学证明,被拐卖,现行犯,社会人 无论是相关证明失窃或遭人伪造,还是有“内鬼”主动为被拐儿童“洗白”身份,有关部门都必须严查严处。这些问题说明,户籍管理工作有不容忽视的权力寻租空间,对此,有关部门还需深挖彻查,堵住制度漏洞,防止有人以权谋私。 认证,出生医学证明,被拐卖,现行犯,社会人

  近日,一份社交平台发布的大中学生职业规划调查结果显示,38.5%的大中学生期待自己毕业能够拿到1-2万元月薪,14.8%的大中学生期待毕业月薪在3万元以上,两者合计超过五成。在#如何看待大学生期望薪资普遍较高#的话题讨论中,许多已经工作的网友认为,调查呈现的中大学生收入预期显著高于市场薪资水平,有“坐地空想”之嫌。

  此前曾有其他平台机构对大学生展开类似调查,其结果同样显示大学生的期望薪资普遍过万元。对大学生尤其是自恃有“名校光环”傍身的“双一流”高校毕业生而言,月薪过万元对应的生活水平,似乎成为他们一种自然而然的期待。

  正如有网友在热搜话题中所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根据北京市人社局的数据,即便是薪资水平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北京,2021届高校毕业生的薪资水平也不过在4000-11000元/月之间。从专业细分统计上看,平均薪资在北京能达到或接近“万元大关”的专业领域堪称凤毛麟角。从这些数据推断,刚一毕业就月薪过万元,必然只是少数人才能达到的水平。

  由此不难看出,在大学生的期望薪资与用人单位实际给出的待遇之间,存在着显而易见的乖离。对此,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估计都是劝身边的大学生现实一点,心气不要太高,先找到一份自己能力范围内的工作,踏踏实实干上几年再说。单论求职策略,这样的建议当然不乏理性。就算找不到收入合意的工作,大多数大学生也会先步入职场,走一步看一步。但是,将大学生的薪资诉求完全等同于“眼高手低”,却未必公道、客观。

  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增长和社会财富的积累,生活水平也快速增长。这造成了今天的大学生在预估个人收入时,呈现出普遍的“进步主义”心态。理性地看,大学生对薪资的期待当然有其缺乏阅历、过度乐观的一面。但是,当大学生看到经济数据屡创新高、“造富神话”不断上演,城市生活成本也随之上升时,有较高的薪资期待,也属正常。

  之所以认为大学生“眼高手低”,是很多人把用人单位的“出价”视为薪资水平的合理“锚点”。然而,我们还应看到:在劳动力市场上,雇佣双方应是平等谈判的关系。不论是经济学意义上由供需关系决定的市场价格,还是朴素价值观下的“合理价格”,都需在双方的接触、沟通、磨合中确定,而不是由用人单位单方面决定。

  事实上,求职者的平均期待,会直接影响到雇佣方给出的薪水,这也决定了一家单位能不能招到想要的人。某种程度上,市场的薪酬水平,也是由求职者的预期参与塑造的。大学生想拿的薪水和用人单位愿付的薪水有差距,是很正常的事。既然存在差距,双方就该“双向奔赴”,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互相靠近对方的预期,最终达成一致。对用人单位而言,当然不是说大学生想要多少钱就得给多少钱。反过来说,社会舆论也不应单方面要求大学生“适应现实”,一味否定其期待。

  一方面,大学生确实需要加强社会历练,在毕业之前尽可能多地了解职场现状,如此才能对自己的能力和求职资本有更精准的评估,有针对性地提出预期,而不至于不顾现实。另外,如果一时找不到符合预期的工作,大学生不妨在先接下一份工作的同时专注于提升自我,寻找机会实现自己的期待。

  另一方面,用人单位也应看到:社会环境在变,今天的年轻人也在变。尽可能满足年轻人的期待,既是招收新鲜血液的必要条件,也是企业发展的需求。如果用人单位给出的条件与求职者的期待相去过远,就可能在人才竞争中失利,甚至被市场所淘汰。

  杨鑫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12月10日 02 版

【编辑:陈文韬】

有人负重有人“划水”,大学生“小组讨论”为何令人烦恼 小组讨论,王嘉怡,划水,搭便车,教师培养

小组讨论,王嘉怡,划水,搭便车,教师培养 这一从中学起便常见的课程形式,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意外颇多,给各方带来了烦恼。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学生工作部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副研究员夏翠翠说,学生时代的小组讨论一定程度上和职场合作存在差别。 小组讨论,王嘉怡,划水,搭便车,教师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