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2日

草莓族或被牺牲的一代台湾的案例

作者 逍遥子

草莓族或被牺牲的一代台湾的案例:
最近媒体大肆宣传各种就业机会,制造一种印象:工作机会很多,是年轻人期望太高。名嘴则大谈自己当年如何艰苦地不计较待遇,陈凤馨干脆希望学校要教学生「正确的工作态度」。所以,年轻一代是草莓族?咎由自取?

我在上一篇文章「我们被骗了三十年!谈全球性的青年困境」里用美国为例说明过去三十年的新自由主义要为全球性的青年困境负起主要责任。现在这一篇文章要用台湾的社会状况说明这一代的年轻人是如何被上一代牺牲掉的。

四、五年级的会用自己年轻时的状况质问六、七年级的说:我们年轻时当黑手、水电工、厨房小工都愿意,你们现在为什么不愿意?这个问题是严重忽略了两个世代许多社会与经济背景的差异,问题出在忽视了「问题脉络的差异性」。

二、三十年前房价没有炒到这么离谱,年轻人所要担负的储蓄能力没有这么高,名嘴当人会比较容易看到未来。而把房价炒高的正是名嘴的世代和他们的学长姐(四、五年级的),所以说六、七年级看不到未来是因为被四、五年级的陷害。

二、三十年前没有红豆食府和连锁餐厅,任何人当了厨房小工或端盘子的,出师之后就有机会自己当老板他们愿意吃苦,因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出头天。现在连锁餐饮林立,中高价位餐厅竞争激烈,四、五年级的霸占了餐饮业最肥的一块,年轻人当过厨房小工之后要想自立门户的话,只能跟已经快要倒店的其他自助餐店竞争,或者永远在餐厅当被苦劳,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

二、三十年前没有大卖场和全国电子,水电工出师后可以自己做水电行或者电器行,自己当老板。他们愿意吃苦,因为有一天可以出头天。现在有了大卖场和全国电子,水电工只能当一辈子奴工,看不到前景,不敢想象能靠自己的积蓄买房子。

三十年来台湾所有的产业规模都在大吃小的过程中扩大,使得利润和控制权迅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使得年轻人失去了往上流动的管道,成为永远的奴工;而得利的少数人又通过政商勾结把得到的财富拿去炒作房地产,使得年轻人更加看不到未来。

对于年轻一代而言,买房子要靠爸妈,创业要靠爸妈的资本和人脉;政府部门的服务愈少,各种资源的世袭现象愈严重;连黑道的民代席次都已经是世袭的了。过去三十年来台湾从「所有人都可以出头」的社会变成今天「不靠爸妈买不起房子」,台湾社会不幸地从「政权世袭而资本不世袭」退化成「政权空洞化的资本独裁世袭制」,我们其实是在往新封建主义的路上一路走了三十年,社会是退步而非进步的。

这叫做新封建制度:四、五年级的霸占了市场上最丰厚的利润,霸占了产官学研的最高决策与资源;甚至相互勾结成产官学研的利益共犯集团,垄断掉所有的政经资源和发言权而成为绝对的统治阶级;而六、七年级的只能在底下当一辈子奴工,不但无法出头天,还要被媒体抹黑成草莓族,把一切的责任当赖到他们头上,如果这样的社会叫做公平,哲学系、政治系和社会系的教授都可以去跳海了。

但是哲学系、政治系和社会系的教授如果认为这样的社会不公平,就不该占着毛坑不拉屎,而要大声站出来说话!大学教授的首要责任不是发表 SSCI 论文或拿国科会杰出奖,而是要说出社会哪里有问题,要如何解决妳如果喜欢这一篇,一定要接着看上一篇「我们被骗了三十年!谈全球性的青年困境」,可以让你更清楚整个问题的背景,以及为什么欧美国家的青年普遍地失业率这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