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日

三大报变质,如何培养周延的观点?

作者 逍遥子

三大报变质,如何培养周延的观点?
读者来信,提到三大报已经变质,往往不再能充分承担「新闻价值的专业判断能力」,以及「主动告知读者重大新闻的职责」。并问及:在这局势下,该如何培养自己看问题的能力,以便发展出较成熟、周延的观点。这问题让我深感为难,不知该如何回答。

报纸变质,专业退位:

我很久没看报纸了,但是联合与中时的优秀记者、主笔相继辞职,应该意味着这两大报的专业立场已经难以固守。我对自由时报的评价一向很低,只是拿它来揣测绿营消息。很多人以为苹果日报商业气息太浓,头版鲜少严肃的新闻。在这背景下,退而求其次,只能求助于杂志。我对远见杂志一向观感甚差,而商业周刊的风格我也很不喜欢;只有天下杂志,一向有「文人办报」的风格,而这风格也还在。电子媒体中,「独立评论」创立之初很认真地邀了一些较有特色的作家,但是后来作家越来越多,只要有粉丝支持的作者,逐一邀请,以至于最后我已经很难分辨她跟其他电子媒体的风格差异了。不过,我觉得最严重的问题是:网络上名气较大的作者,除极少数例外,往往都是靠网络名气搏收入,表面上个个有专业背景,甚至挂着洋博士、土博士、土博士生的名号,动不动用术语吓人,其实不但观点偏狭、不成熟,甚至颇多用心可鄙。还有些国内外的博士生偶而投稿,颇有佳作,却因为读者辨识力很差,所以点阅率往往不高。

「鸡生蛋,蛋生鸡」的难题:
网络上是有些好文章,但是良莠不齐。对于年轻的读者而言,原本就欠缺判断力,所以才需要靠阅读佳作来提升自己看问题的深度、广度与周延度,因此无法期待他们自己从良莠不齐的网络文章中专挑佳作来读,而不受其他偏颇、浅狭观点的误导。我这个年纪有些学者很值得信任,譬如中研院院士朱云汉,台大社会所教授陈东升等。可惜他们很少在网络上写作,也不常议论时事。只有南方朔是较明显的例外,他在苹果日报的论坛还维持着每周一篇的论述。中研院的林宗弘也有很多对台湾社会较深入的分析。理论上,社会学界、政治学界、经济学界的学者应该有机会深入了解台湾社会,但是国科会、五年五百亿和各校升等时的 SSCI 论文评比制度把学术界的心力误导到跟台湾无关的研究方向上去,也培养出许多著名的年轻学者,他们辩才无碍而吸引许多年轻学子风从,却对台湾社会了解太狭隘,甚至太浅,因此无助于引导年轻人了解问题的完整面向和结构。也许有人会想从批踢踢的留言判断哪些人的文章较值得长期阅读。不过,批踢踢的留言就良莠不齐,如何能期待靠它解决我们的难题?
读好书,培养思辨能力最后一个办法,读好的书,自己一边培养思辨能力,一边从网络文章中以尝试错误(trial and error)的方式,试着读一些「自以为佳作」的文章,期待读多了,想多了,自然会长见识。哪些是好书?国内的难说,国外的倒是颇有定论。各学术领域理的经典著作,都会出现在国内外硕士班的「assigned readings」。我年轻时也是硬着头皮读过许多经典著作,不管读懂几成,往往都启发很深。

譬如,高中时读柏拉图「飨宴」,其实没读懂多少,却启发我思考的模式,让我意会到如何穿透现象表层,追索「现象背后」的重要性。常常思索当代年轻人的成长与学习,每每觉得当代年轻人信息远比我们那一代多,信息却良莠不齐,以致于年轻人往往远比我们那一代更容易被浅薄、偏狭个观点误导,甚至被特定政党的意识形态洗脑。我自己心力有限,也只能期许年轻一代各有福份与机缘,可以找到学习与成长的管道和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