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6日

给进退两难的博士生

作者 逍遥子

给进退两难的博士生:
一位读者来信问,面对国内博士过多的问题,「你会鼓励你优秀的学生念国内或国外的博士班吗?就算国外名校毕业的博士也可能找不到理想的教职工作怎么办?」我一向鼓励自己的儿女出国,但是有一个条件:必须是为了打开自己胸襟与眼界而读书,而不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念完博士本来就不一定会找到较好的工作。我甚至经常跟年轻人说:念完博士以后很可能会更难找到工作,届时一定要记得:出国是为了开发自己的能力,如果是因此而使得找工作更困难,一定要记得初衷,愿意比没有博士学位的人更努力去屈就找得到的工作,甚至花更多的时间去找到一份不喜欢但过得去的工作。理由等一下马上就说。除非妳有出国的好理由(以前的部落格文章里提过三种),其实我从不鼓励学生出国(不管妳多聪明),我尤其不鼓励学生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而出国。台湾的产业界绝大多数不需要有博士学位的人──他们要的是聪明的人,但聪明跟有没有念博士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从不鼓励学生在国内念博士,任何人找我念博士一定会被我质问一大堆问题,并且跟他们说清楚念博士跟赚钱无关,在国内念博士很难找到教书工作,最后他们还有能力说得出来为什么仍旧要跟我念博士,我才会收。接下来,我在引导他们做博士研究时,一定默许他们自己另外花时间培养就业技能,甚至协助他们培养就业技能,而学生若想要中途辍学离开,我一定同意,毫无困难。所以在清华教了28年,在我指导下毕业的博士一共只有四位。

国内学校没有多少教职的缺,早已如此,而人文学科更是如此。名校博士找不到教书的缺,1990年代以来就已如此,虎尾技术学院早就有一位MIT的博士。
现在状况更糟。名校回国的博士一大堆,极少数人一回国就申请到国立大学的教职,能够在回国两、三年后从私立的科技大学转到国立大学的,已经算是非常的幸运、杰出。有更多的归国博士好不容易地申请到不知何时会倒的私立科技大学,每年要设法像拉保险一样地拉学生入学(算积分、点数),却一直没有办法申请到更保险(不容易倒)的大学。这样子一直蹉跎岁月,真怕他们有一天会变成中高龄失业。

而申请到国立大学的名校博士们,往往为了六年升等而跟别人一样不择手段地炒作论文,还要迎合系里的大老,参与他们的产学合作计划,实际上是帮他们发展业界需要的技术(而大老只负责要钱、不做事)而无法发表论文,以及负责系里各种行政工作,当大老与系主任的小弟。学术界风气这么糟,其实我已经不再鼓励优秀的年轻人非得教书不可。能教书也好,我现在更鼓励优秀的年轻人出去创业,增加就业人口,避免台湾被少数财团绑架、勒索。如果没机会教书,自己也没有能力(或兴趣、性格)创业,要低得下头,忍得下屈辱,跟高中、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一起干起,甚至比他们忍受更多老板的质疑与屈辱,去找到第一份工作。

大部分老板不喜欢博士,因为他们很难带:没让他们比别人早升等,他们会一肚子怨言,成为公司里的乱源;让他们比较快升等,公司年资久的员工会怨老板,一样是制造公司管理上的困难。带着博士头衔想要进公司,妳必须要让老板相信:妳愿意跟大学毕业生一样从基层干起,也愿意跟大学毕业生一样慢慢升等,妳重视公司与同事的情谊,绝对超过升迁这种事。因为博士找工作不易,如果你已经在国内念博士,重新想清楚要不要赶快休学去职场找自己的机会;如果妳已经在国外快拿到博士了,尽量设法先在国外做一两年工作(尽量不要是教书),只要妳的业务跟台湾有关(台湾所需要的专长),可能会远比直接回台湾找工作还容易。

台湾的老板「远见」很短,多半只有一、两年的打算,而看不见更远的市场。因此,他们要的是年轻耐磨,姿态低、要求少而忠诚度高,或者马上能用的人(所以「104人力银行」都写「工作经验三年以上」)。因此,他们很少想要博士毕业生,更不会想要去培养,但是如果妳有机会在国外工作过,熟习的业务正好是老板下一阶段想发展的,马上会用妳。如果有人比我说的还顺利,那真的是意外,要感谢老天爷,要珍惜自己的好运,要善待身边的人。

假如妳是名校毕业的优秀博士,却必须要从基层干起,在业界做无聊的工作,我劝妳不要气馁!我也曾经认命地选择工学院(准备出去当工程师)而不敢念人文科学,我爸妈那一辈的亲戚有许多远比我聪明有才华的人,也都是因为时代而不得不屈就不好玩的工作。家母小学时是桃竹苗三县的毕业考笔试第一名毕业(赢过所有日本人),家贫而差点没办法念初中,而初中毕业后却当夜间电报员当了几十年,然后当最基层的总务当到退休。想一想他们,妳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有机会出国念博士,至少曾经可以有选择。

工作只不过是职场的一种角色扮演,得以时有得以的选择,不得以时有不得以的选择,不用在意。要在意的是为人,一个有能力的人,他的「价值」、尊严与意义要靠自己看见自己的内在价值,而不需要倚赖别人的看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