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5日

退休制度该改,但不该羞辱军公教人员

作者 逍遥子

退休制度该改,但不该羞辱军公教人员:
18%被拿出来检讨很多次,也至少在扁政府和马政府时代各大规模地修改过一次。但是因为景气低迷且银行利润极低,而使得国库不堪负荷。因此是该认真检讨该如何进一步调整;但是没道理用民进党及其支持者那种羞辱的口吻来对待那些根本不曾参与过制度设计的军公教人员。

假如军公教退休福利好一点就该骂,那科学园区内的工程师、高阶主管和艺人、高所得的名嘴是不是都该抓出来丢到马路上去把他们给斗垮、斗臭、斗死?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挣着去挤高薪位置,军公教人员就不可以去挤退休福利较好的位置?

你可以骂政务官和立法委员设计制度不当,但是你凭什么去骂不曾参与制度设计的一般军公教人员?真要骂,顶多骂那些有决策权的人,尤其是民进党内可以领18%的退休政务官,譬如蔡英文等人──他们还没当选时就一直在骂18%,但是民进党执政后的18%「改革」却是在保护政务官的退休金而砍基层公务员,被称为「肥大官而瘦小吏」!

其实,错不在军公教,也不是「设计制度的人自肥」这么简单的解释。全世界的退休金制度都出了问题,而且都是世界各国国债飙涨的关键性原因。不只台湾、希腊与西班牙的退休金制度出了问题,连日本和美国也都出了问题。怎么会这样?

最关键的原因是:今日全世界各国的退休金计算公式都是用二、三十年前设计的,计算的基准是根据当年的预期寿命、GDP 成长率与银行利息数据精算出来的。当时平均寿命仅65岁,各国 GDP 成长率接近 10%,当时哪有人知道现在平均寿命会这么高而GDP 成长率与银行利息都这么低?辱骂解决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制造更多的问题。

用辱骂的方式对待军公教,受害的会是全民。以老师为例,所有的老师都不曾参与 18% 和退休金的制度设计,也说不上是「拒绝改革的既得利益阶级」,他们只是根据规定选择退休,连制度是怎么设计出来的都不知道,却被民进党及其支持者当作「社会不公不义的代表」这样地辱骂。等到劳退基金出问题,连还没退休的老师都被牵连进去,舆论说得好像所有任职的军公教人员都是占着毛坑不拉屎,没有产值却占肥缺。

你骂得他们士气低落,未来 12 年国教一大堆问题,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心情去设法解决现场一大堆制度设计不周所造成的问题?你把教师的待遇砍低了,只是换来一群没有竞争力的教师,你愿意用这样的老师去教你的孩子?

要解决退休金的问题,需要的是浮动性的退休金计算式,随着物价、平均寿命、GDP 成长率与银行利息而变化,保障最低生活所需,景气低时尽量砍高所得且高替代率的人,而不要去砍低所得或低替代率的。同时,该收的资本利得税也要去征收,不该只砍军公教退休金,却放任政府在赋税制度上劫贫济富。

但是大家却不去看清楚真正的问题,想出彻底的解决办法,只会不知其所以然地骂来骂去。以18%最为诟病的「所得替代率超过 100%」为例,今天看起来是极其不合理,但也有它当时制度设计上的不得以。1995年发现 18%的计算基准已经偏离经济发展的状况,会造成政府财政负担时,设计制度的人可以有两个极端的选择:(甲案)充分体现信赖保护原则,保护当时军公教人员既有年资下政府允诺过的退休金计算式,但从新的年度开始换轨到新制,进行温和改革;(乙案)直接过度到后来民进党主张的版本,设定「合理的」所得替代率门坎,进行激烈改革。

假如当时直接硬推乙案进行激烈改革,很多军公教的中间干部年约五十五而已经可以领月退,他们会在新制上路之前一起退休以便领旧制退休金;而许多年近五十的人也会一看情势不妙,先退休领的较多,赶快一起领一次退,存到银行去领旧制 18%。这样不仅会造成政府退休金负担暴涨,还会造成中高层官员一起退休而人才空洞化,整个国家根本就运作不下去!

为了把人留下来,只能逐步而缓慢地改革,结果就留下「所得替代率超过 100%」的结局,但错的绝非不曾参与制度设计的军公教人员!今天的退休制度是个历史问题,任何改革都需要有人忍受牺牲。政府官员把新的制度设计好,把旧的制度何以如此讲清楚,对于那些必须放弃政府承诺过的退休金的人,政府应该要公开地道歉,并恳请他们配合。这才是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