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5日

治水荒切忌病急乱投医

作者 逍遥子

治水荒切忌病急乱投医:
今年春雨创下七十六年来的最低纪录,而梅雨量锐减,以致全国陷入严重的水荒。因此水利专家纷纷建言盖水库,而李鸿源则在民视访问时表示「台湾的农业用水所占百分比偏高」,暗示要减少农业灌溉用水。解决水荒有许多可能方案,按其后遗症由小而大排列,应是:一,将既有高达二二%的自来水漏水率彻底解决;二,合理调整水费,以价制量;三,贯彻河川与水库上游管理,减少水文破坏与水库淤积;四,调整产业政策,降低工业与民生用水需求。我把减少农业灌溉用水与建水库当作万万不得已与万不得已的后备方案,因为后遗症太大。

台湾的各领域的专家从来没人去想一个真实的问题:根据牛津大学最新的研究,十年内全球石油供应量将仅达需求的一半,使得油价猛涨,而将今天用户中的一半逼出市场。跨越太平洋的谷物运输经济效益最低,属于会最早被迫退出市场的客户群。如果谷物不再跨越太平洋,台湾每年消耗的八、九百万公吨谷物中只有一百万公吨的米是自产,其他谷物要从哪里来?亚洲的粮食无法自足,大陆进口大豆与玉米的量分别占全球排名第一和第五。如果毫无节制地把灌溉用水拨给工业和民生用途,十年后我们吃什么?

殷鉴不远,二○○八年油价涨到每桶一二○美元时,玉米在美国上船每公斤五元,在台湾下船时每公斤十一元(运费六元),行政院因而被迫特许从大陆进口玉米。此外,全球气候极端化导致全球主要农粮产地纷遭三十年来最大水、旱灾,乃至于百年来最大降雨量和洪涝,以致于全球粮食储存量从二○一○年五月的八二.四天急遽降到二○一一年二月的六十九天,低于安全存粮的七十天。今年上半年全球又是水旱灾不断,加上福岛事件使日本农、渔业减产,全球距离第二次粮食危机已经近在咫尺。我们还要为了工业与民生用水的浪费而牺牲农业吗?

过去十年的政策无视于农业价值,使得农学院纷纷改系名,率先离农,而年轻人也不愿投入农业。因此,十年后我们最需要提高粮食自给率的时候,将找不到农民。那时候,我们吃什么?如果倚赖从大陆进口,那将意味着台湾自主性的彻底消失,从此无须再谈统独。 文化大学的刘广英教授在公视「有话好说」里提醒观众,雨量锐减的主因之一是:台湾上空气温升高,引起微气候变化,而使得降雨带东移到花东外海。假如这是事实,盖水库将是牛头不对驴嘴的错误方案,而应该针对气温升高与微气候变化的原因找对策。无节制的高耗能产业与油电补助当然是促成气温升高的首要因素,但是国外文献也指出:农田灌溉面积减少会导致地面与上空温度上升。果如此,减少灌溉面积有机会将降雨带进一步推向东移,以致降雨量进一步减少。这是我们要的后果吗?这是水利与经济专家要的后果吗?

高油价对原物料缺乏的台湾将带来极端严峻的冲击:公共运输体系薄弱的台湾,如何解决高油价下的运输困境?能源缺乏的台湾,如何在高油价下避免四座核电厂变八座?油、电、粮齐涨的长期趋势下,竞争力薄弱的产业如何转型,失业与贫富差距问题如何解决?在一窝蜂的论文炒作下,这些攸关台湾存亡的议题都没有人在研究。此外,国内中壮年的学者专家研究领域过度局促狭窄,因此政策建议与决策过程严重地眼光短浅,视野狭窄。五年五百亿立意良善而祸害无穷,农业政策也是只顾今朝而不顾明日,而产业与能源政策更是无视于高油价即将带来的严峻冲击。这一群专家、学者既没有跨领域的整合能力,也没有跨时间的视野、思维。他们到底会把台湾带向光明,还是万劫不复的沉沦?